疯来山人

酒茨 这个茨木与众不同 (续3)(HE)

推荐大大的这篇文章,一定要去看啊,茨木小天使变身插刀小天使,让酒吞你还敢不敢虐待茨木,咩哈哈大快人心,大家可以点进去大大的名字那里看开头,太爽了

沉麟:

没有人规定茨木一定要缠着酒吞,对吧?
我要虐酒吞,不要拦我٩(๑òωó๑)۶
HE,他们都会有自己的归宿٩(๑❛ᴗ❛๑)۶
卡文了怎么办😱
——————————————————————————————
三十
          红发大鬼打败了白毛小鬼,向他伸出了手。
          从此那个叫茨木童子的妖鬼成了酒吞童子的影子。
          茨木童子一边暗下苦功,磨砺自身;一边如影随形,要和酒吞童子共创辉煌。
          酒吞童子不明白,他打败的妖怪比比皆是,收服的手下数不胜数,茨木童子怎么就独独缠上他了?
        “挚友,快来同吾一决胜负!”
       “吾要为吾友酒吞建功立业!”
       “挚友,来支配吾的身体!”
        茨木童子鬼如其名,木,枯木逢春,欣欣向荣,天命把他放在阴影下,他却好似沐浴阳光。
         成为鬼王之后的酒吞更为寂寞,往昔谈笑风生的下属畏惧他而毕恭毕敬。只有茨木童子一如往昔,常使他有种回到过去峥嵘岁月的错觉。
           茨木童子靠着强大的力量成为仅次于他的鬼将,大江山二把手,但酒吞心知,茨木的力量怕是不弱于常年无所事事而沉溺于醉生梦死里的他。
          “吾友酒吞童子乃是大江山的鬼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头红发张扬如火,紫眸之中尽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茨木童子尤其喜欢赞美他,酒吞童子被他过于夸张地吹得都要怀疑茨木童子口中的酒吞不是他了。
           被红叶的容貌和舞姿深深吸引,抛弃了为王的职责。不少鬼怪放弃了他,纷纷要转立建下不朽功勋的茨木为鬼王。
         茨木是怎么处理的?酒吞不在乎,但那提出异议的妖怪从此消失不见。
           茨木童子还是跟上了他,同时把大江山的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本尊的记忆里,茨木这家伙就是他的尾巴、影子,忠心耿耿的追随着认可的王者。酒吞童子的呵责斥骂、埋汰厌恶,都不能阻止茨木追随的脚步。
            他只会一遍又一遍地劝诫。
           “挚友,不要沉迷于那个女人了,汝是堂堂大江山鬼王,登上鬼族顶点的男人!”
           “挚友,支配吾的身体,同吾打一架吧,忘了这荒唐的一切!”
            觉醒吞以为所有酒吞茨木的关系都是如此,与生俱来的记忆给予这些酒吞童子莫名的优越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直到那个隔壁酒吞的出现。
           他们根本无法同本尊相提并论。
            本尊独一无二,天下无双,茨木童子遂九死不悔地追随。他们,不过是那个大妖怪死后所化的众多分身。
            茨木童子的确是不会背叛酒吞童子的,但没人规定他要至死不渝地面对一个伤透他心的鬼王。
          有选择的茨木不会把目光一直放在颓废的酒吞身上。觉醒吞终于了悟,他吃惊于皮肤吞因‘巴不得滚开’的皮肤茨离开的失魂落魄,更恐惧身边喋喋不休的觉醒茨会在某日寻到心仪的鬼王如皮肤茨般离开。
          习惯了觉醒茨一如既往的陪伴,觉醒吞决不允许他也离开!
          “茨木童子,你输了。”觉醒吞一把拉住觉醒茨的手,将倒地的他托了起来,故作轻松,“你还不是本大爷的对手,跟着本大爷好好学着吧!”
          觉醒茨的良心活蹦乱跳:“当然,吾是不会离开挚友的!吾友酒吞,不愧为大江山的百鬼之王!这蕴藏着强大力量的身躯使吾心悦诚服,这通天的气势震慑四方魑魅魍魉吾趋之若鹜!”
           虽然他卸了四个御魂,但挚友永远是最强之鬼!
         “那好,一起去喝酒吧。”茨木童子,就这样一直夸赞本大爷吧,本大爷不会再厌烦了。
          觉醒茨低头整理凌乱的衣襟,偷偷把御魂装了上去,拒绝了觉醒吞:“吾友,吾尚有要事,难以奉陪。”
          “你要到哪里去!”觉醒吞万万没想到一直盼望和他饮酒的觉醒茨会拒绝。
            觉醒茨抬头望天,思考了一番,列举道:“吾要去带狗粮,大哥和隔壁挚友需要二人世界;还有昨日组队斗技碰上不少挚友,均有鬼王风范,令吾心中热血沸腾,跃跃欲试。”吾友强大无敌,只是拘于那一级的防御生命御魂而无法令他尽兴,觉醒茨胸中战意正浓,想跟那些完美的挚友一决高下。
          什么?!觉醒吞胸口堵得慌,喉头强压下一股腥甜:“你既然已经输给了本大爷,又去找其他酒吞干什么?难道你想跟那个茨木一样,违背自己的誓言,弃本大爷而去?!”
        觉醒吞的样子太过狰狞扭曲,像被逼入绝境的狼。觉醒茨心里咯噔一下,挚友果然误会了。
         “不,挚友吾会永远追随于汝。”觉醒茨急忙解释,“吾与大哥不同,挚友既是挚友,毫无逾越之情,怎么会因情爱而舍近求远?挚友无须担心,吾只不过是想和那些挚友切磋切磋罢了。”
        觉醒吞听着觉醒茨的一大串话,心里更不是滋味。看见  隔壁吞同皮肤茨的亲密无间,他是不敢相信的。酒吞童子对茨木童子会有这种超脱上司下属的情感,这是从前的他一点也不敢想的。
        人类的贵族有喜玩娈童的,他厌恶之,天地间,阴阳结合方是正道……
          但如果是茨木那家伙,似乎不是难以接受。
          目睹了皮肤茨和隔壁吞不同寻常的模样,觉醒茨第一反应不是反胃恶心,反倒是害怕觉醒茨也会弃他而去——来寻觉醒茨,他也曾想过若是茨木童子对他有特殊感情是否接受。
         结果觉醒茨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挚友就是挚友,毫无逾越之情。”
          那就是说所有的酒吞童子都是他的挚友一视同仁,今日可以跟随他,明天也会追着别的鬼王么?
          觉醒吞想,不能这样。
三十一
          日光下射,透过樱花树零零碎碎的缝隙,打下斑驳的光影,被风轻抚,像游鱼一样在地上玩耍。
         小茨木安安静静地待着,度日如年,不住地看着依旧艳阳高照的天空。
        这个寮里的一切理论上是陌生的,看起来又十分眼熟。 无知的事物会带来恐惧和好奇,身为热血好战、死而无畏的大江山鬼将,小茨木却想离得远远的。
         鬼怪的直觉告诉他,那段凭空出现的记忆不值得期待。
         惠比寿看他傻坐着,有些不忍:“年轻人应该多活动活动,阿妈的寮大的很,你可以看到很多平日看不到的东西。”
        小茨木摇了摇头:“谢谢汝的好意,吾想一个人静静。”
           惠比寿再三劝说,小茨木终于挪动了步子。
           “那句话真是口误吗?老夫不信。”惠比寿慢悠悠跟着小茨木,眼里闪动着泛着光亮的液体,“那个小子那么爱这个寮,爱大家,一定,会回来……”
           小茨木漫无目的地四处看风景,遇到式神就点头示意。于枫树下翩翩起舞的红叶收到他的问候,差点闪了腰。
            就算是其他寮的茨木童子,也不会对他们认为使挚友堕落的元凶温和相待。
          小茨木无所谓,他又不是酒吞童子的痴汉。酒吞童子爱堕落,爱买醉,爱谁谁,不关他事。
           “是您回来了吗?茨木童子大人!”一群小姑娘把他团团围住,叽叽喳喳个不停。
           山兔激动地尬舞:“山兔就知道茨木童子大人不会丢下我们的。”
          孟婆化身琴魔:“要把好消息告诉阿妈!”
          ……
          “不,汝等误会了。”下意识地不想伤害这些小姑娘的心,但小茨木知道必须解开误会,“吾不是汝等寮中的茨木。”
          一时间,万籁俱寂。
          那些小姑娘打受打击,像被一棍子打散的鱼群,一眨眼就没了。
         眼眶干涩得想变得湿润,心脏一抽一抽地胀痛。身体不适的小茨木走到屋外靠墙蹲坐,冷不丁听到一个低沉带着几分醉意的男声:“不妨进来歇息会。”
           是酒吞童子?小茨木很快辨别出了声音主人。
           “不必,吾不想同酒吞童子汝有何接触。”
           那个声音一顿,咳咳两声,似乎呛着了:“你倒是奇特,世上竟有不理会酒吞的茨木。”
          “这世上还有爱茨木不爱红叶的酒吞。”想到隔壁吞和皮肤茨,小茨木嘴角微微勾起,煞是好看。
           “本大爷从来没发现过茨木童子也能笑得这么好看。”那个声音变得轻了,似乎在怀念什么。
            小茨木立刻敛起笑意:“吾不喜酒吞,汝莫要多说了!”
           屋子里的酒吞童子不说话了,小茨木认为他一定是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不愿开口了;又听得一句:
          “老实告诉本大爷,你是不是一个月前出生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思来想去,这个问题无关紧要,小茨木便答:“是。”
         一阵破碎声从屋里传来,听上去像坛子瓷器一类的东西。小茨木有些不耐烦,抬腿就想走,对方道:“不要走!”
            这句话饱含着的情绪犹如一团乱麻,恳求?哀怨?悲恸?泣血的临终呻吟?小茨木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他越来越觉得这未曾相识的酒吞童子有毛病,此地不宜久留。
          “你安分点,别再吓到这个茨木了!”惠比寿突然冒了出来,牵走了小茨木,冲着屋子里喊了一声。
            屋子里的酒吞留下大段沉默。
            临近傍晚的时候,小茨木见到了阿爸口中的氪金大佬, 一个穿着新衣,十分可爱的神乐。只不过,神乐眉中那股化虚为实的悲伤,任谁看了都心痛。
              “你就是欧洲晴明新召唤的茨木童子?真可爱。”
             小茨木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可爱,但看见土豪神乐亮了几分的脸,没说什么。
            “我寮里的酒吞要是对你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别放在心上。”土豪神乐的语气忽然变冷。
           小茨木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没说什么。”
           “那就好,该送你回去了。”土豪神乐依依不舍地看着小茨木,目光里不是羡慕而是眷念,“真嫉妒你阿爸的欧洲血统。”
            小茨木踏出寮门口一步后,身体忽然不听使唤地回了头:“不要难过,不在意的!”
           土豪神乐“啊”地一声,傻愣在原地。
三十二
           皮肤吞今日仍在买醉,不是为了红叶。
           他感到了悔,感到了恨,茨木童子不应该永远跟着他吗?
           他是欧洲晴明唯一用碎片拼出来的SSR。
          当时的茨木童子,没有新衣服,顶着两个勾,一下又一下对搽拭着他的碎片,视若珍宝。那个威风凛凛的鬼将居然有着老妈子似的一面,把他日渐变多的碎片一片片地整理干净,日夜揣如怀里,生怕他会不翼而飞。
           笨蛋。还是碎片的皮肤吞想,怀里的温度却很舒服。
           苦等五十天,小小的他从召唤阵里走了出来,一下落入一个宽阔结实的怀抱。
            茨木童子像一阵风,迫不及待地抱住了他。
           他却嫌弃那个怀抱,堂堂鬼王被属下当孩子一样抱着像话吗?!
          这里的茨木童子同记忆中的如出一辙,如影随形,死不分开,连打御魂都叫姑获鸟代班。皮肤吞想,真是聒噪,都不能让他好好欣赏红叶了。
          第二个酒吞童子来了,紧接而后的又是个茨木童子。皮肤吞暗暗希望皮肤茨能缠着第二个酒吞,但皮肤茨像认定了他一样,极少跟着第二个酒吞。
         第二个酒吞同样遭到了茨木的吹捧,第二个茨木缠上了他。
        有时候皮肤吞觉得很奇怪,皮肤茨看他的眼神和觉醒茨总有些不一样。这眼神里藏着难以捉摸的东西,带着忐忑不安的期待。
         现在他终于知道那是看爱人的眼神,可他再也得不到了。
         他不再是茨木掌中唯一的黑炎。
          不知不觉中,皮肤吞竟然走到了皮肤茨的房门前,他突然有很多话想和他说。
        他突然很眷恋那个怀抱。
        “别在这里碍眼。”一个大力袭来,把毫无防备的皮肤吞推开,皮肤吞看到那隔壁的酒吞童子旁若无人地走进了皮肤茨的房里。
        房里的皮肤茨惊讶了一声,很快激动了起来。他们细声低语了一会,传来了窸窸窣窣地脱衣声。
           “可恶——”右手握拳,锋利的指甲硬生生扎入掌心,殷红的鲜血自缝隙流出,滴答滴答在地上汇成一滩。
          路经此地的觉醒茨目送皮肤吞渐渐远去,低头一见暗自吃惊,他又望了眼紧闭的房门,舒了口气,连忙招来帚神将血迹打扫干净。
        不能让大哥知晓。

评论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