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来山人

谁动了我的泰迪熊——蹇齐 (7,8/END)


(我买到了和马马易恩一样的手表咩哈哈今天爆肝完结,两章合并成一章!为了庆祝啊~来一个蹇宾花式撩小齐,突然好心疼小齐宝宝,全场被蹇宾这个大尾巴老虎套路!)

 

 

——————————我是第二天分割线————————

 

清晨,生物钟准的不能再准的小齐醒过来了。

   才清醒了意识,小齐就发现自己被人抱住了,对方还没有穿衣服。抬头一看直接愣住了:

王子殿下!

 

   被吓到的小齐直接从床上起来,马上跪倒了地上:

“属下该死,属下不知王上驾到,请王上责罚。”

 

    一大早被人吵醒的蹇宾本来要发火,但是看到小齐穿着薄薄的单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真是惹人怜爱????瞬间起床气消除了好多。

   “所谓贴身侍卫,就是要随时和本王一起同吃同住,是本王昨天来的时候没有告诉小齐,小齐何罪只有。”

   躺着的蹇宾笑着拍拍床,示意小齐坐过来,

“小齐,过来本王这里~”

 

小齐却是被吓到了,一直低着头,

“臣不敢。”

 

“小齐,可是要抗旨吗?”

“臣不敢!”

 

    小齐惊得马上就抬头,但是在看见床上几乎是全裸的蹇宾,又马上低头回避视线,惹得蹇宾笑出声来。小齐只能低着头,慢慢的挪动到床边,轻轻的坐下,眼光丝毫不敢朝蹇宾那边移动一丝一毫。

    看着犹如受惊的小鹿一般的小齐,蹇宾又笑了,洁白的牙齿好像在发光,难怪最近大家都说王子笑起来在闪光。到底是少年心性,听到蹇宾的声音,小齐偷偷的抬头看,就看到躺在的人笑的一脸灿烂。没有人能在蹇宾王子的笑容下保持理智,何况是初入茅庐的小齐,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蹇宾笑得更加满意了,小齐果然还未开心智,于是心生一计:

“小齐脸这么红,是生病了吗?”

   装作关心小齐的样子,躺在的王子坐了起来,本来就未着寸缕,只是用被子勉强遮住的胸膛,全部露出来了。

   小齐的脸更加红了,偏偏对面的蹇宾还像没有看到一样,把手付上了小齐的脸,慢慢的摩挲着,像是在细细的感受着手中稚嫩的触觉。

“来让本王,给你检查下身体。”

   说完额头就抵上了额头。

 

 

太近了!、

两个人靠得太近了!

彼此都能从对方眼睛了看到自己的倒影,彼此都能从对方的呼吸中感受到灼热。

 

是清晨的阳光太热了吗?让对方就连脸上细小的绒毛,都镀上了淡淡的金色。

 

 

小齐不知道怎么了,但是只知道,自己的心,跳的太快了。

太快了。

 

 

 

——————————我是小齐落荒而逃的分界线————————

 

 

晚上,最近老是失踪的泰迪熊出现了。

没错,小齐就算是抱着蹇宾熊,还是翻来覆去的睡着了。

 

他失眠了!

 

满脑子都是早上的画面。

   又翻了个身,小齐仍旧一点睡意都没有,只能平躺在床上,双手举起泰迪熊,和它说话:

   “阿蹇,我好像生病了。最近只要一看到蹇宾王子,我就脸上发热,侍卫大哥说我脸红了,打趣说我长大了,有喜欢的姑娘了。”

“可是王子不是姑娘。。。。。。。”

 

“我是,喜欢上了王子了吗?”

    说完,想起早上蹇宾王子好看的笑容,露出的胸膛,还有越来越近的呼吸,脸上不禁的又红了。

 

“阿蹇,我好想,喜欢上王子了!”

    确定了自己心事的小齐,轻轻的跟最信任的玩伴——泰迪熊,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仿佛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脸上的笑容又迅速消失了:

“可是他是天玑的王子,怎么会在意我一个小小的侍卫呢?”

 

   突然“碰”的一声,手中的泰迪熊阿蹇变成了王子,就这么全裸的出现在了小齐的面前。因为小齐平躺着的姿势,蹇宾整个人就压在了小齐的身上。

   双手握住小齐的手腕,蹇宾看着小齐,一字一句的说:

   “本王从未把你当做本王的侍卫!”

 

 

————————我是突然出现的分割线——————

 

   面对阿蹇突然变成了蹇宾王子,小齐是心乱如麻的!不是没有注意到从阿蹇出现的第一天,泰迪熊就不断的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如果不是被别人动过,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它自己移动的!

还会变大变小!

 

  唯物主义小战士小齐自然不会相信魔法。

   可是在进宫以后,知道王族一脉都是白虎之力的身怀者,还有呼风唤雨?的国师之后,小齐也慢慢有了感觉,魔法是存在的,只是一直不肯承认罢了。但是现在事实在眼前,自己还是当事人,就不得不承认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阿蹇就是蹇宾王子!

 

  这个认知超出了小齐的理解范围。

 

 

 

   看着身下的人眉头越来越紧,蹇宾的心越来越紧张。

   在知道了小齐也是心悦自己时,内心是高兴的,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和小齐说明,毕竟对方对于魔法的事情可谓是不喜。但是在听见小齐对自己的猜测时,蹇宾再也忍不住了,立马恢复人身,和小齐表白。

随着时间流逝,两个人都不开口,蹇宾准备先发制人:

“我并不是有意骗小齐的。”

 

蹇宾把自己被诅咒,怎么遇到小齐的事情全部都说的一清二楚,

“我之所以不敢变回去,是怕小齐讨厌我,我知道你很不喜欢魔法,但是没有办法,我天身就是白虎之力。”

“我把你留在身边,不敢告诉你身份,是怕你觉得我骗了你,我戏弄你。”

“我原来也很讨厌魔法,但是我现在很喜欢,因为魔法,我才能认识你,小齐。”

   说道这里,蹇宾的目光柔和了下来,他叹了一口气,右手放开了对小齐左手的擒握,抚上了小齐的脸:

“我害怕被你厌弃,小齐,我心悦于你。”

 

 

 

小齐何曾见过蹇宾这个样子。

   印象中的蹇宾,是意气风发的,是冷傲的,是霸气侧漏的,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小心翼翼的?

 

是因为自己吗?

 

 

————————我是紧张的分割线————————

 

   蹇宾仍然看着小齐,但是小齐对自己的话毫无反应,蹇宾简直就要煎熬死了:

  怎么办,小齐讨厌自己了吗?他要走了吗?不行,我是不会放小齐离开的,我舍不得他!可是,可是小齐生气了怎么办?

蹇宾已经止不住的脑补了。

 

突然小齐身手一把拉住蹇宾脖子,就把他一把拉了下来,紧紧的抱住:

“我心意如初,我要和阿蹇在一起!”

  听到了小齐的话,蹇宾不可置信的起身,看着小齐的眼。小齐笑的眉眼弯弯,浅浅的酒窝露了出来。他没有从小齐眼里看到失望,看到讨厌。

  他仍然从小齐眼睛里看到星星,一如既往的,就像小齐以前看他的眼神一样。

 

我要和阿蹇永远的在一起!

 

小齐,我也是!

 

 

此时,夜色正浓,月光静静的从窗户中照射进来,投在床边。就着月光,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自己,充满爱意的,化不开的,甜蜜的样子。

 

 

俯身,蹇宾覆住了小齐的唇,在小齐的口腔里,温柔的攻城略地。

小齐青涩的回应着,双手从蹇宾的颈,换换下移,抚摸着蹇宾光裸的背部。

 

不一会儿,小齐身上宽松的薄衣便被褪下,两人不着寸缕就这么纠缠在一起。

 

夜色,正浓。

 

 

————————我是第N天的分割线——————

 

 

我是国师木若华,一个星期一次的朝会,我表示:

什么时候我才能退休啊受不了了!!!!!

 

 

天天看王子和王妃撒狗粮,闪瞎眼就算了,两个人一起怼我,战斗力1+1》N啊,这让我怎么活啊~我要罢工!


评论(1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