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来山人

【IEI】不能告诉EN的事

太甜了!第一次看到真人这么甜,我的少女心!

白菜吃兔子:

一只傻白甜:



一颗不怎么甜的糖,随便吃吃就好。
——————




最近微博上有个话题挺火,不能告诉EN的事。




易恩并不知道这个话题为什么会火起来,甚至连他发的第一条与这个话题无关的微博底下都多了好多评论。
对,这个话题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小秘密,至少在今天之前。
易恩登陆微博的时候因为消息太多甚至卡了那么几秒,登上去之后他看着那一连串的消息提醒,觉得一脸懵逼。
当然,这个微博不是他大号微博,是他的小号,一直没人搭理只有他自说自话自娱自乐的小号。
会有这个小号,也是受evan的影响,对,又得重提一次马马的囧事。
evan忘记了他的ig账户密码,所以他不得不重新申请一个。
看着evan崭新的一无所有的号,易恩赶紧去申请了一个小号,这样就算哪天自己忘记了密码,也不至于要临时去申请一个新号。
易恩就是对这些事情有些莫名的执着,不然怎么说他是小孩子呢。




#不能告诉EN的事#这个话题,借用某位转发量特别高的博友的话说,就是一个人的呆萌暗恋史,关于暗恋对象不知道的九十九件小事。
易恩想反驳来着,但是无法反驳。
这个话题是易恩自己打的tag,虽然他发第一条微博的时候真的只是单纯地想要吐槽,并不知道这个话题会成为自己的暗恋记录。




这个话题的第一条,有关他们的初遇。
#不能告诉EN的事#不喜欢他那样笑,好像笑面虎。
易恩第一次见到马马的时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团员的时候。
那并不是一个美好的相遇,因为那个时候是易恩青春期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时候,换言之,满脸痘。
所以被领着去见人的时候,易恩自己也是满心忐忑。
众人的反应如同他预测的那般,毫不掩饰的惊讶,除了马马。其实马马应该也惊讶的,但是他的脸上依然是温柔的笑,与他无关的那种,特别像笑面虎。
所以易恩下了一个结论,以后要离他远点。
后来熟悉了之后,易恩才知道,原来马马本性就是这样,温柔的淡然的除了事业之外对什么都不太强求。
易恩经常跟马马住一个房间,有一次晚间闲谈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提到了喜欢的人。
易恩说,爱情是无关性别的。
马马反问他说,那你喜欢上了一个男生怎么办。
易恩特别肯定地回答他,那又怎么样,我喜欢就好啊。
马马脸上是显而易见的震惊,他看着易恩半天,最后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特别温柔的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像对待小孩子那样。
马马说,不早了睡觉吧。
于是易恩只能赌着一口气,钻进被窝。
只是闭着眼睛还是能想起来马马的笑,特别像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易恩气不过,想发微博吐槽一下的时候想起来自己有个小号,但是这件事不能告诉马马。
#不能告诉EN的事#不喜欢他那样的笑,好像笑面虎。
对于把evan简称为EN,易恩自己还是挺满意的,觉得自己有点小机智。
EN发音像是易恩,就算马马真的看见了,也不会觉得是自己。
发完之后,易恩伸长了脖子去看隔壁的马马。
马马整个人都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大概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马马转过头看他,对着他笑了笑说,晚安。
晚安。




可能是因为第一条微博打了这个tag的缘故,之后和马马一起发生的那些事,易恩都会偷偷地发在小号上,打着这个tag。
他发了好多条微博,但是他自认为就算马马真的看见了也没有一条会让他觉得那是在说他,除了第三十三条。
易恩不得不澄清一下,这个数并不是他计算的,而且有群众在他每一天微博底下帮他打卡计数。




第三十三条。
#不能告诉EN的事#其中我不喜欢他的女团舞。
好像粉丝们特别喜欢马马跳女团舞,经常会起哄cue马马跳,马马又是个不太会拒绝别人的人,所以易恩看马马跳了不止一次了。
易恩不喜欢。
因为易恩觉得马马其实并不喜欢。
在又一次在节目上跳了女团舞之后,易恩实在没忍住跟马马说了。
你不要跳了啦。
啊?
其实你不喜欢吧?
马马有那么一瞬间的不明所以,他看着易恩的认真的脸,没说话。
不喜欢的事情为什么要做呢?
最后马马笑了笑,温温柔柔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的一样,说,好。
但是易恩觉得马马就是在敷衍自己。
就跟以往的每一次一样,马马总觉得他是小孩子。
可是他也无能为力,所以他也只能发个微博吐槽,还只敢发在小号上。




易恩是在第五十四条的时候,发现自己对马马的感情变了质,想要升华一下他们的革命友情的那种。




第五十四条。
#不能告诉EN的事#如果时间倒退,我一定会忍不住吻下去。
易恩发这一条的时间,是壁咚一词刚火起来的时候。
易恩自诩为走在时尚前沿的人,立马就get了这个词的意思,但是马马没有。
所以那天晚上,再说到壁咚的时候,马马特别真诚地问他,壁咚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在说。
易恩满脸的就知道你不知道的调侃,然后一把拽过坐在床上的马马说,我演示给你看。
易恩的力气很大,所以马马几乎可以算是被他甩着贴墙站了。
在马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易恩把双手撑到马马的头两侧,盯着他的眼睛看。
彼时是夜,酒店里的灯光是泛黄的暖色调,而马马有一双会放电的眼睛。
暧昧不明的气氛。
马马是先反应过来的,他不自然地眨了眨眼睛说,我觉得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身高更高的那个壁咚吧?
一句话就把所有的气氛都破坏了,易恩鼓着脸说,这个不重要啦,反正这就是壁咚。
OK,懂了。
说着马马推开了他,那我去洗澡了。
好吧。
大概再迟一秒,我就会吻上去。
有点可惜,易恩看着马马的背影想。
所以易恩发自内心地拒绝和马马的壁咚,情愿做羞耻到不行的自咚也不要在镜头前和马马互咚。
不知道马马是怎么想的,可能也跟他一样,反正马马也拒绝跟易恩的壁咚或被壁咚。




第五十五条。
#不能告诉EN的事#我才不是颜性恋,我只喜欢你。
马马说他是颜性恋。
顾名思义,不在乎性别,只看脸。可能是因为上次他说了男的又怎么样他喜欢就行。
马马这么跟他说的时候,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无法反驳。
看着他无语凝噎的表情,马马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看吧,我没说错吧。
直到各自上床睡觉,易恩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直到他把脑海里马马的脸换成其他人。
颜好=恋爱
evan=颜好
就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易恩特别兴奋地想要告诉马马这个消息。
但是马马已经睡着了。
易恩只能看见他露在被子外面的后脑勺。
所以易恩只能偷偷地用微博小号发了这么一条。
过了那个冲动的兴奋期之后,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是易恩真的是怂了。
所以第二天再醒过来的时候,易恩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除了他看马马的眼神。




从第五十四条往后,每一条都是满满的喜欢。
每一条底下都有群众留言说,真想不到暗恋的狗粮也这么甜这么好吃,然后顺带鼓动一下易恩表白。
只是表白哪是这么容易的事。




这个话题火了,还是马马告诉易恩的。
终于有一次,马马比易恩更先跟紧了潮流。
马马跟易恩说,微博上有个话题,看见的第一反应就想到了你。
易恩急忙打开微博,在热门话题里看见了自己小号每条微博必打的tag明晃晃地排在第一位。
登上小号一看,果然被消息轰炸了。
最新的那条微博底下,排了一排的打卡留言。
第九十八条了,等第一百条的时候,就去表白吧。
底下是一溜烟的+1+2,都加到了199。
易恩其实有些小感动,但是感动并不能当饭吃,他还是不敢去表白。
他怕说破了,连现状都维持不了了。
没有办法,就是贪恋马马的温柔。




第九十九条。
#不能告诉EN的事#喜欢并不是一件容易说出口的事。




发完这条之后,易恩有些许的惆怅。
大概就是马马说的青春期特有的胡思乱想,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头绪来,正好evan回来了催着易恩去洗澡,他就去了。
洗完澡之后,马马也拿着睡衣进了洗手间。
易恩想去看看刚发的微博会得到什么回应,就登陆了微博。
只是打开微博,发现小号的草稿箱里躺了一条消息。
#不能告诉LN的事#其实EN都知道。
看到这条草稿,易恩惊讶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连忙跑过去敲洗手间的门。
有水声稀里哗啦的,在洗澡。
马马马马马振桓!
我在洗澡啊,怎么了?
你是不是看过了我的手机?
刚不是你让我帮你回一条你忘了回复的微信消息的吗?
我是说微博。
水声渐止,卫生间里的人沉默了很久。
易恩的心一直悬跳着,生怕错过一丝半语。
evan不知道的事?
一分钟之后,易恩听见了马马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还带着微不可闻的笑意。
易恩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拍着门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易恩听见门锁被拧开的声音,马马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看着他笑。
一开始就知道啊。




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他们知道彼此的手机解锁密码啊。




第一百条。
#LN刚知道的事#EN他喜欢我。




END




全文皆臆想,与现实不符是正常




————————————————————
话说我总觉得写双白的文很麻烦……
刚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麻烦了……
因为站不定攻受不知道打什么tag……




——————
今天发生了一件特别特别特别糟心的事…
现在在情绪崩坏的临界点,已经尽量控制自己往甜了写了…
如果周末能缓过来,会有马马视角。
有缘再见。


评论

热度(424)

  1. 天地一行者一只傻白甜 转载了此文字